自從日本的酷MA萌(熊本熊)從日本挽回感情紅到了台灣之後,台灣一時之間多出了很多與熊有關的除臭襪吉祥物。但是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熊本底子沒有熊,所以屬於熊本縣政府的吉祥物Kumamon,熊本縣政府一向不願意讓曹為霖它的名字變成熊本熊,而硬要用「酷MA萌」這個音譯字闖進床的世界華人国际裡。

上個月,酷MA萌(熊本熊)的父親小山薫堂先生帶著酷MA萌POLO衫來到台灣,從组织酷MA萌與熊讚見面的過程,也看到了日本人是用吸濕排汗衣什麼心態去面對吉祥物的品格塑造。

這一次酷MA萌與熊讚的同台表演,最主要是為了一齣每年都會在熊本電視台播映的酷MA萌內褲特別節目,小山先生帶著酷MA萌環遊国际,本年特別選定了台北市當成他們拜託的都市。

節目單位在設定主題之前,本来襪子希望讓酷MA萌能夠曾经輩的身份,「指導」熊讚怎么扮演好吉祥物的人物,畢竟過去熊讚還曾經出現過操偶師承受訪談,這種在日本人看來不行思議的工作。沒想到,後來的协作過程證實,台灣的確有才能除腳臭好好經營一個吉祥物的性情,甚至能够做得比日本的吉祥物更活潑。

一場熊本「酷MA萌」跟台北「熊讚」的雙熊會,告訴你打造吉祥物商機背後的專業攝影:福澤喬
確定雙熊會面可行,日台雙方的企劃團隊马上著手雙熊的显露細節,進行電話會議。在溝通過程中,才知道熊本縣政府不光有一個直屬縣長辦公室的酷MA萌團隊,他們還會透過一家設在香港,專門經營IP人物的公司署理酷MA萌(熊本熊)海外表演的細節,包含酷MA萌入台通關、在台灣移動的交通工具、行程以及協助酷MA萌溝通的助理選派,悉数由這家海外公司包辦。

保護吉祥物的首要條件是「吉祥物不是由人穿著扮演的,吉祥物自身就是一個有生命、有主意的人物」,這個原則彻底不容許打折扣,所以即便在拍攝那幾天,台北戶外氣溫高達30幾度,他們除了休息室之外,不行能有任何放鬆納涼的当地。

整個拍攝過程,除了主角的熊讚以及酷MA萌之外,隨行的兩個吉祥物團隊,就像一群無名的幕後英雄。他們必須要能夠解讀這兩位沒有辦法說話溝通的熊哥熊弟的手勢以及主意,透過他們的嘴巴「轉譯」給其他人知道。

拍攝前一天,酷MA萌為了該跟熊讚跳什麼舞特地到製作公司開會,因為該怎麼跳,除了酷MA萌之外,連助理也不知道,酷MA萌即席想到的舞蹈,助理們就要仔細的抄寫在筆記本上,還要時不時糾正酷MA萌的錯誤。開會途中,酷MA萌俄然用手點了點旁邊助理,要了手板寫了「おしっこ」(想尿尿),當場我们捧腹大笑。

吉祥物即便在這個時候,依舊要保持不說話的根本準則。所以助理除了要照顧酷MA萌的起居之外,還要熟記酷MA萌想好的舞步,當電視台錄影的時候,就看助理站在前面,隨著音樂一同跳舞同時提示酷MA萌動作。

并且這些被稱為酷MA萌女子隊員們,每個人幾乎都把酷MA萌當成偶像在崇拜,這一次陪著酷MA萌的助理井上小姐,只需看到酷MA萌搞笑,就會笑得人仰馬翻,問她是不是很喜歡酷MA萌?井上小姐開心肠猛點頭。

一場熊本「酷MA萌」跟台北「熊讚」的雙熊會,告訴你打造吉祥物商機背後的專業攝影:福澤喬
台灣在最近幾年,也很積極的創造各式各樣不同的吉祥物,特别縣市政府每個主題都能夠創立一個吉祥物,使得台灣幾乎吉祥物氾濫。但像酷MA萌這樣成功的吉祥物並不多,最主要的問題還在於這些吉祥物的定位不明顯。當時小山薫堂是因為被請來協助熊本縣的觀光、物產行銷,他才會用一隻眼睛大大,看什麼東西都覺得驚奇风趣的酷MA萌當成吉祥物。

甚至在第一版完结之後,送到熊本縣議會審議,還有議員打臉說「熊本又沒有熊,幹嘛做一隻熊出來?」說這句話的議員,現在不知道會怎麼回應他自己這一句話?也因為當時就是把酷MA萌當成了熊本的觀光與物產,也就讓酷MA萌能够活用在熊本縣內各個企業的产品授權上。上一年的統計數字,熊本縣的各級企業光是透過酷MA萌商標授權所獲得經濟效益,就已經超過1,000億日元以上。

反觀台灣的吉祥物,大都是因為某個活動而設計出來的短寿吉祥物,當然也就更不會去考虑設計外觀的親民性或是怎么擴大运用的範圍。這一類的吉祥物,到頭來就真的成了放進倉庫堆疊的貨品之一。

不過可喜的是,台北最新一代的熊讚,不光有自己的團隊,也開始開發週邊产品。假如能够多考慮商標授權,或許未來台北的熊讚,能够超過熊本的酷MA萌也說不定。